<form id="rn1jf"><samp id="rn1jf"></samp></form>
  • <dd id="rn1jf"></dd>

    <rp id="rn1jf"><acronym id="rn1jf"></acronym></rp>
    <em id="rn1jf"><acronym id="rn1jf"></acronym></em>
        <th id="rn1jf"><pre id="rn1jf"><rt id="rn1jf"></rt></pre></th>

          山影資訊〉

          《古堡驚魂》:沉默者如何言說?

          分享到: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發表時間:2020-10-24 點擊次數:19  



          沉默設置了懸疑,沉默制造了恐懼,沉默掩蓋了真相,而對于一部1921年的黑白默片來說,如何在影像和宗教意義上讓沉默者進行言說,已經變成了一種本體意義的疑問,而“表現主義之父”F.W.茂瑙在自己這部已知最早的電影里,設置了“誰是殺人嫌犯”這個命題,通過細節的展現,鏡頭的運用,氣氛的營造,終于讓沉默者開口說話。


          “這部電影由下列素材改編而成……”素材是1921年以來的各方劇本,是Declan—Bioscop保存的文本,是失而復得的旁白,以及魯道夫·斯特拉茨發表于《柏林畫報》的同名故事,當這些素材組成這部距今100年的默片,它在完整意義上就是讓沉默者重新言說?!豆疟ん@魂》片名已經含有了太多讓人窺探卻又感覺驚悚的元素:沃吉拉德城堡到底是怎樣一個城堡?城堡里有著怎樣的秘密?如何會有讓人驚魂的故事?實際上,古堡之存在,就是一種隔絕的現實:古堡里面發生的怪事,古堡之外的人如何揭開這個謎底——F.W.茂瑙用冷色調和暖色調區分古堡內外的場景,這樣一種風格設置就是呈現了一種被隔絕的現實。


          當奧茨伯爵進入到這個正在進行狩獵狂歡的古堡時,似乎這種隔絕被打破了,它以一種打開大門的方式讓這個不速之客進入其中,當進入發生,古堡內和外的故事便被攪和在一起,呈現了更加復雜多變的狀態。一切似乎就是因為奧茨伯爵的到來而被改寫,作為一個闖入者,他的到來使得在場的人感覺到了一種古怪的氣氛,而接下去出現的三個事件都和他有關。第一件事是,當沒有收到邀請的奧茨伯爵進入到古堡,這個人物的身份便發生了改變,他不再僅僅是伯爵,而是和三年前的一起謀殺案有關:三年前伯爵的弟弟被人槍殺,至今這個案子沒有被偵破,作為弟弟死后成為了唯一繼承人的奧茨,當然成為了最大的嫌疑犯,但是并沒有證據證明他槍殺了弟弟。雖然沒有直接的證據,但是在場的人看到奧茨到來,大家都將他和三年前的謀殺案聯系起來,退休的地方大法官甚至在和大家議論時就指向了他。而作為主人的勛爵對他的到來,除了聯想起三年前的謀殺案,讓他無法安心的還有一件事,那就是他弟弟的遺孀今晚也要到古堡來,也就是說,這個發生在三年前的命案很可能在他們相遇之后發生奇妙的轉變。



          奧茨伯爵作為闖入者來到古堡,他的背后似乎有太多未知的東西,而這種未知除了和三年前的謀殺案有關,也給在場的人帶來的古怪的氣息:他幾乎獨自一人坐在那里抽煙,和別人幾乎不怎么談天,闖入者變成了沉默者,使得古堡籠罩上了一種神秘氣息。接著第二件事發生了:當第二天天氣開始放晴,報紙上天氣預報也說今天沒有降水,大家便騎馬出去狩獵,唯獨奧茨留在古堡里,別人問他為什么不去狩獵,奧茨的回答是:“我只在刮風下雨時去狩獵?!边@句話說完一刻鐘之后,天氣突變,昨天沒完沒了的暴雨又開始下了起來,人們的期待被熄滅,報紙上的權威信息無效,而當大家下雨回到古堡時,奧茨果真拿著獵槍走出大門,開始了他古怪的狩獵行為。


          只有下雨天采取狩獵,而且獨自一人,奧茨走出古堡的大門,起先用闖入的方式被打破的隔絕狀態在他古怪的行為里又復原了,而這種復原不再是他未出現時的那種封閉狀態:人們開始議論他的古怪,連同三年前的謀殺案一起,成為對他的解讀。接著又發生了第三件事。奧茨的弟弟的遺孀在一年前嫁給了薩弗斯塔特男爵,成了男爵夫人,當她來到古堡之后,當她面對奧茨伯爵的時候,她自然想起了三年前丈夫被謀殺的命案,而她做想要見的一個人是來自羅馬的法拉莫德神父,這幾年里她就是用通信的方式向他傾訴,以求得內心的寬慰,而那晚法拉莫德神父也將來到古堡,在男爵夫人的等待中,神父果然坐著馬車在夜幕降臨之前來到了古堡,夫人跪倒在他面前,再次向他傾訴。


          在傾訴中,夫人開始回憶三年前丈夫之死的點滴,但是她的回憶似乎不在死亡事件本身,而是敘說丈夫如何變成了另一個人,如何讓自己的婚姻解體?!捌鸪跷业幕橐龀錆M了快樂……”但是有一天丈夫離開她去城里辦事,分開時還依依不舍,但是幾周后當丈夫回來,她發現丈夫完全變成了另一個人:他整天捧著《圣經》,在書房里一個人呆著,而且他告訴妻子的是:“真正的幸福僅僅存在于同世間萬物的隔絕?!痹谒难劾镏挥泻窈竦氖ソ?,只有隔絕的“幸?!?,甚至想要把自己的財產都分給窮人,而當他做出這個決定一天后,他被人槍殺了,奧茨伯爵便成為了唯一繼承人。


          當夫人將這些講述出來的時候,神父并沒有說什么,只是摸著她的手,然后離開了房間。當神父走進自己的房間,奇怪的第三件事便發生了,當仆人敲響神父房間的門,門并沒有被打開,當眾人拿出鑰匙打開了門,里面也沒有神父,而且奇怪的是,門衛說,沒有人從這里走出去。神父是從外面坐馬車進來的,但是在聽完夫人的回憶之后卻神秘消失了,眾人搜遍了古堡所有房間,都沒有發現神父的蹤跡,于是神父的消失變成了一種恐懼:有人在夜晚入睡之后,做了一個驚悚的夢,他看見窗戶被風吹開,一只恐怖的手伸了進來,然后生生將他拽了出去。在大雨大風的夜晚,這一個夢就變成了恐怖的投射,所以第二天很多人都離開了古堡,而留下來的人對于神父的失蹤,所懷疑的只有一個人:古怪的奧茨伯爵。



          未被邀請而闖入了古堡、只在下雨天外出狩獵、神父莫名其妙失蹤,這三件事的發生都指向了他,連同三年前沒有揭露出真相的謀殺案,都讓奧茨成為眾人議論的焦點,而這個焦點本身因為沉默而變成了神秘和恐怖的制造者。在這個意義上,茂瑙一直在營造著沉默之下的懸疑氣氛,甚至在古怪故事接二連三發生時,一切的嫌疑也都指向了他——一個沉默者,反而變成了真相的知曉者,甚至變成了神秘事件的制造者,這無疑使得解答“誰是殺人嫌疑犯”這個問題具有了極大的張力,但也是從這個幾乎在心理上具有定性的懷疑中,開始了反轉。無論是古堡里的紳士,還是退休老法官,以及古堡主人,都認為奧茨具有重大嫌疑,而奧茨面對懷疑,也不慌不忙地說:“是我?!比缓笳f了另一句:“我還知道更多的機密?!薄案嗟臋C密”似乎指向了真相,而這個真相在大家的懷疑中就是三年前的謀殺,所以男爵夫人走下樓,指著奧茨說:“今天我就要揭露他——他就是兇手?!?/p>


          奧茨開口說知道更多的機密,夫人指認他就是兇手,這都是沉默者打破沉默開始言說,但是這兩種言說分明是矛盾的,而矛盾指向的是另一種沉默——沒有真正抵達真相的沉默。這時候消失了的神父再一次神秘出現,他來到了夫人的房間,這時候夫人才講出了真相:三年前的丈夫專注于圣經,專注于被隔絕的“真正的幸?!?,從而改變了快樂的婚姻狀態,于是夫人“感到害怕”,她害怕的是“圣潔”:“她只想從我身上看到圣潔,但是他變得越純粹,世俗的鐐銬就讓我覺得越可怕?!彼秊槭裁磿ε?,因為她已經認識了薩弗斯塔特男爵,一種隱隱的感覺讓她有一種犯罪感,丈夫對于圣潔的強調讓她面對一個負罪的自己,“我渴望看見魔鬼?!钡沁@種看見卻被男爵誤解了,正是在這種誤解中,男爵成了魔鬼槍殺了夫人的丈夫,并且娶了夫人。


          魔鬼出現,并且成為了現實,他就站在圣潔的丈夫身邊,并且摧毀了圣潔,所以即使夫人嫁給了男爵,對于她來說也承擔了罪,甚至比之前的罪更大,但是她還是選擇了緘默,而且當她對神父懺悔的時候,也希望神父保持沉默——真相被揭露,沉默還在繼續,但其實這時候的沉默早就不是營造神秘的沉默,反而變成了被言說的沉默——正是在神父的沉默里,這個懸案才有了不被人所知的真相,所以真正要打破沉默,這個曲折的過程也必須由神父來完成:神父來到了男爵的房間,摘掉了頭套,撕掉了胡子,他不是別人,正是讓大家感覺古怪、神秘甚至驚恐的奧茨伯爵:他在沉默中讓大家把目光聚焦在他身上,他在沉默中讓古堡籠罩在神秘中,他在沉默中讓夫人說出了真相,當一切的沉默被解構,對于真相的言說才真正發生:古堡里響起了槍聲,背負著殺人罪惡的男爵結束了自己的生命,而夫人也在說出了“他死了”之后神情恍惚地離開了。


          “我作為一個清白的人被排斥,除非我從人格的分裂中走出來?!眾W茨對古堡主人這樣說,從犯罪嫌疑人到神父扮演者,他制造了神秘,他揭露了真相,他也回歸了清白,而這一切都是因為他在沉默中學會了言說。而實際上,反過來說,言說在整部電影里一直是一種沉默的狀態:被謀殺的人變成了另一個人而專注于圣經,這是從世俗走向圣潔的言說,但是他卻變成了死去的沉默者,這是在宗教意義讓言說者沉默;而當失蹤的神父出現在夫人面前,夫人言說了整個事件的過程,反而讓神父按照教規保持沉默,這是另一種意義上讓言說變成沉默;而夫人沒有在大家面前揭示出真相反而誣陷奧茨是殺人兇手,是因為她想在沉默中贖罪:“如果奧茨因為謀殺而被捕,我們就會服毒而死以證其清白;但是他卻被宣布無罪,我們繼續著,害怕生活,畏懼死亡,我們也被詛咒者,備受折磨……”這樣一種本身就是錯誤甚至罪惡的邏輯,也是讓言說的真相在沉默中變成對自我的贖罪——而要改變這些不正常的沉默,必須要讓真相自我言說。


          槍響了,罪惡者制造了最后死亡的言說,而此時來自羅馬的法拉莫德神父才真正進入古堡,在一個已經被言說的真相面前,在打破了沉默的古堡里,真正用來救贖的神父反而變成了形式意義上的沉默者,而這種沉默是不是在上帝不再言說中變成了對于宗教的一種諷刺?——“誰是殺人嫌犯”的命題,其實是因為上帝沉默了,是因為上帝缺席了:所有的驚魂、恐懼、害怕,以及神秘的現實和古怪的夢,都是因為人找不到真正的上帝。


          成年女人黄小视频-无遮挡黄漫动漫视频-一本到-伦理片在线观看 日本高清一二三区视频在线| 亚州视频| 午夜影晥| 美国特色一大片| 藤浦惠| 亚洲手机在线人成视频| 69| 试看视频| 三级黃色| 影音先锋中文字幕亚洲资源站| 欧洲美女一群多交视频| 大香焦| 色戒未删版| 87福利| 在线成本l人视频动漫| 男同网gv免费视频网站| 理伦| 国产欧美一区二区三区| 手机小电影| 日本一本一道久久香蕉| 免费追剧大全| 一本道av| 美女色| 欧美A一片| 吉泽明步无码| 国自产拍 高清精品| 三浦理惠子| 欧美人成毛片在线视频| 亚洲 欧洲 日产 韩国| 看片网站| 日本一区二区三区视频| 美女胸禁止18以下看| 美女色| 一一本之道高清视频在线观看| 一本之道高清免费视频观看| 久久精品一本到东京热| 波野结衣| 无码不卡中文在线观看| 徐若瑄三级| 男同gv在线观看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